广州隐形富豪:大学炒股发家,33岁被骗3亿,2年杀入世界500强

股票分析作者:nixiang日期:1月前点击:12

2017年9月5日,在广州市民营经济促进会上,广州市的主要领导问一个男子:到全球舞台上对话的,以前通常都是国企,广州的世界500强企业,就是这几家国企。以后,是不是雪松也能出去对个话?

当时广州的世界500强企业,只有南方电网和广汽集团,这两家都是清一色的国企。许家印的恒大搬离广州之后,广州就再无民营世界500强企业。

这名男子自信地对领导们说:肯定的!

他的自信赢来了现场一片掌声,雪松控股成了广州“全村人”的希望,执掌这家企业的幕后老板,广州本地人张劲,则成了众望所归。

2018年7月,《财富》世界500强榜单出炉,雪松控股以2210亿元首次入榜,排名第361位,中国民营企业第15位,广州第1位。

仅仅一年的时间,张劲就兑现了他对广州市领导的承诺。

无论是雪松控股,还是张劲,都是常年在媒体聚光灯下。

1971年,张劲在广州出生,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张劲家庭条件比较优渥,不是富二代,却也算得上是富1.5代。

1989年,18岁的张劲来到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城市——深圳,在深圳大学读金融专业。那一年入读深圳大学的,还有马化腾,学的是计算机。不经意间,两位富豪成了校友。

而在2年之前,深圳的一些国企开始了轰烈烈的股份制改革。中国资本市场的造富神话,由此拉开了序章,只是当时并没有多少人发现其中的机会。

1987年深圳发展银行筹建,要募集1000万元,向社会公开发售,每股20元。

担心股票卖不出去,深发展的工作人员,开着解放牌卡车,将股票拉到蛇口、岗下等农村,用大喇叭对着农民们,嘶声力竭地喊:快来买股票。

没有人能听出来,那是财富召唤的声音

为了支持深发展等国企股份制改革能够顺利进行,深圳市政府对党员和干部强行摊派,非党员购买1000股,党员购买2000股,个人出0.5元,单位补贴0.5元。

这些被强行摊派的股票,就是内部股份。那真是一个被逼着去发财的年代!

张劲的父亲非常有远见,掏出了多年积蓄,甚至将国库券都卖了,大量购买这些内部股。当时还看不到财富价值,张劲的父母为此还大吵了一架。

深圳大学的金融专业课中,有一门叫《证券市场》的课程,这本书是深交所的第一任副总经理禹国刚写的。

张劲学这门课程的时候,老师带着学生们去炒股,作为社会实践。

艺高人胆大的张劲,问父亲借了不少钱,趁机买入了很多深发展和金田的内部股。

1990年12月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试营业,深发展、万科、金田、安达和原野上市交易,他们被统称为“老五股”。

张劲手中的内部股流通后,价格暴涨。当时,张劲见证了深发展股票暴涨1000倍,一夜暴富!

并不是所有的股票都能上市,张劲还有很多内部股,最后就成了一堆垃圾。但只要买中一两只上市的股票,就能大赚特赚。

中国的证券市场火爆起来,张劲见证了上涨指数从100点暴涨到1000的全过程。深圳股票市场也狂热起来,万人空巷,机关干部和群众们无心上班,都跑去买卖股票了。

当时,出现了有新疆人,从老家拉了一车人来深圳,帮忙排队买新股的盛况。甚至连香港红灯区的妈咪,都改行跑来深圳炒股票。

1992年,深圳发生了“8.10事件”,受冲击股市暴跌,中国股民第一次感受到股灾。

随后深圳股票市场时常暴涨暴跌,张劲在这样的市场上,也亏了不少钱,但并没有动摇到他的根基。

1993年,张劲从深圳大学毕业之后,去香港理工大学读研究生。

在香港读书的这几年时间,他见证了香港房地产市场是如何造就富豪的。香港地产大佬李兆基,在1997年以150亿美元入选《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4名,是华人在世界首富排名最靠前的一位。

研究生导师告诉张劲,内地房地产市场开放了,极有可能会重复香港的发展,于是鼓励张劲回国搞房地产。

张劲也感受到国家要大力启动商品房市场,再加上1997年股票已经不好赚钱了,于是张劲把所有股票清空,回到广州。

从股市全身而退,张劲无意中躲过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留住了胜利的果实。他用炒股票赚来的第一桶金,成立了广州君华集团,张劲的事业由此扬帆起航。

二张劲跳开了摇摇欲坠的股票市场,一脚就踩上了房地产的大风口。节奏踩对了,却并不代表能够立马赚到大钱。在房地产行业没有经验的张劲,收购了位于广州南湖国家旅游开发区的烂尾项目——华达山庄,这个项目让他吃尽了苦头。

这是广州出了名的烂尾楼,集合了烂尾楼的所有特点,产权问题、债务问题、工程问题,每天都有新的历史遗留问题冒出来。张劲请来的项目负责人,工作不到半年时间就崩溃了,辞职回了深圳。由于烂尾楼有历史债务问题,那是前面业主的债务,但债主才不管,谁接盘这个项目,他们就去法院告谁。有一次,母亲来工地看张劲,他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回家了。刚好碰上债主来闹事,听说是老板的母亲,二话不说就拉到了法院。

当张劲赶到法院的时候,受委屈的母亲已泪流满面,为了自己的事业,连累母亲受到屈辱,张劲心里很不是滋味。由于张劲学的是金融,对工程一窍不通,只能天天住在工地上,边干边学。有一次,为了了解封顶时水泥的浇筑过程,他爬排山管不小心从上面摔下来,万幸的是被排山管挡住,没有重伤,但有半年都拄着拐杖上班。历时三年,张劲终于理顺了其中的产权问题,将集体性质的用地改成了商品房。2000年,广州第一个以江南水乡风格的纯别墅豪宅——江南世家一期,正式面市。但由于江南世家定位太过高端,周边环境配套又很差,市场普遍不看好,根本没有房产代理商愿意销售。刚开盘那段时间,张劲只好自己上阵卖房,苦口婆心向客户介绍,但一套也卖不出去。

那段时间,是张劲人生中的至暗时刻。花了这么大力气开发出来的楼盘,居然一套都卖不出去,自信心严重受挫,再加上长时间没有回款,张劲焦虑到整晚整晚睡不着觉。那时候,他只能靠喝一瓶红酒和安眠药,才能够勉强入睡。有很多个夜晚,他都想从阳台纵身一跃,一死了之。幸亏广州房地产老兵梁兵加盟广州君华,在他的操盘之下,江南世家的销售开始改观,房价从2900元一路上涨到29000元,开创了广州高端纯别墅盘的新纪元。通过江南世家在广州房地产市场站稳脚跟,张劲又陆续开发了江南世家二期、君华又一城和君华香柏广场。

君华地产在房地产市场崭露头角,房地产业务也成为张劲的一大业务板块。

三在开发楼盘的过程中,张劲发现钢材很紧缺,建筑原材料的利润空间很大。2002年,张劲成立了君华贸易,正式进军大宗商品贸易。刚开始张劲主要是做铜材贸易,有10%的纯利润率,那是大宗商品最好的年代。市场风云变幻,大宗商品的利润很快就急转直下,张劲也做起了薄利多销的生意。

2003年,《新财富》首次推出富豪榜,32岁的张劲以3.8亿的身家,位列第266位。这次张劲第一次出现在富豪榜上,此后便从富豪榜上销声匿迹。2004年,张劲想在大宗商品上往上游走,在朋友的游说下,去广西投资钢铁冶炼厂。张劲把所有现金都投入进去,结果却被人骗了个精光。事业刚步入正轨没几年,张劲又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次至暗时刻。当时又有贷款要还,为了还钱,张劲把父母养老的积蓄都骗了出来。但这还不够,他又去找民间高利贷,只要肯借,多高的利息他都要。

屋漏偏逢连夜雨,刚好海关要查出口退税,君华贸易作为华南最大的铝材出口商,为了配合海关调查,库存封存,业务全部停摆。业务停滞,利息费用支出不断,张劲一度走到了破产的边缘。所幸君华贸易并无违规之处,一年多的煎熬之后,整个君华集团才慢慢恢复元气。九死一生之后,张劲对事业的发展更加稳健。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房地产商场调控也更加严厉。由于张劲之前买的地很多是集体用地,需要时间慢慢转换成商品房,张劲收缩了君华集团的地产业务,将更多精力聚焦在大宗商品贸易业务——供通云。从此,张劲和君华集团都进入蛰伏期,市场上和媒体上,都鲜见他们的声音。

2014年,张劲终于迎来了逆袭的一年。当时,全球的大宗商品进入下行周期,各大能源巨头和矿业巨头都受到巨大冲击。中国大宗商品领域也是哀鸿遍野,银行对金属贸易企业收缩贷款。一时间,大量的大宗商品贸易商破产倒闭,再加上行业利润普遍较低,也有很多贸易商选择退出。此时粮草充足的张劲逆市而动,签下了云南铜业和紫金铜业,成为他们华南最大的代理商。

即使如此,供通云的业务空间仍然巨大,2014年,供通云的总体业绩也才84.15亿元,而行业靠前的贸易商高达500多亿。2015年,张劲将君华集团更名为雪松资本,旗下业务板块基础扎实,进入了腾飞的前夜。那一年,火热的A股市场突然因为查配资,而发生了股灾。低调了多年的张劲,实力终于不再允许他沉寂了。一则《股灾亏惨不用上天台,“中国好老板”自掏腰包救员工》的新闻刷屏,让张劲重回大众视线。张劲发了一条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