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上她的眼睛续写

  • 时间:
  • 浏览:161
  • 来源:哈哈作文大全

【篇一:带上她的眼睛续写】

七(二)班肖近朱

有一个想法安慰着我: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离她都不会再远了。

我从主任那儿讨来一张她的照片,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她,也好。

夜凉如水,朦胧月色散发微弱光透过了照片。我小心地抚摸着这张宝贵的照片,看她脸上笑容依旧。猛然间,我的心“咯噔”一响:不,不能再这样了,这有什么意义呢?我要去解救她,帮她挣脱飞船的束缚,让她再次感受生活的美好。

我在心里定好目标,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领航员,远赴地心,将她带回来。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如愿成为了“地航二号”的领航员。在一次次的材料检查和飞船测试中,我的内心无比的煎熬,我不知道她是否还能一个人坚持下去,地心还有没有意外发生。

终于在一个寂静的夜晚,一大团火球出现在了吐鲁番盆地中,随即又消失在了地中心。临行前我还不忘大口大口地呼吸了新鲜空气,最后再向草原望去,把美景尽收眼底,给自己,也是带给地心深处的她。

在飞船的下潜中,我看着喷涌而出的熔岩,顿时感觉到难以忍受的压抑和自闭。我只记得她那一句“热,热得像地狱。”飞船下潜的速度逐渐变慢了,我意识到飞船已经进入了密度更高的地壳地区了,这也意味着:我离她,不远了。

到了,终于抵达地核。由于“地航二号”经过了多次的改良,所以不用担心物质状态由固态变成液态,我驾驶着它,坚定地向地心沉下去。地核,宛如一只燃烧着的巨兽,只有单一的火红闪动着,围绕飞船四周的是高温,这简直是一个巨大而可怕的炼钢炉。

就在这时,雷达突然显示:有一艘疑似飞船的物体出现在正前方。是她的飞船吗?我已按捺不住激动,心跳比平时快上了好几倍——终于,我终于可以见到她了!

我取出望远镜,那个物体的轮廓渐渐清晰了,“是啊,那就是她的飞船!”我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当技术人员打开舱门的那一瞬间来临时,我的眼里早已盈满泪水。我看见她静静地坐在桌前,整理着一沓又一沓的资料,仅仅不足十立方米的船舱,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她的脸上已布满了岁月的印痕,三十年过去,她已青春不再。尽管如此,当她听到我的脚步声惊愕地回头,我们的目光触碰在一起时,她又重新有了活力。她的脸上泛起了红晕,眼眶里闪烁着泪光,她起身,一把抱住了我,嘴里喃喃道:“我就知道你会来,我就知道你会来……”

我向她说明了来意,希望能带她离开这个狭小炎热的空间,回到地面的世界。我和她谈起以前我带她的眼睛一起看到的美好景色,告诉她大草原现在仍然存在。我原以为她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可她却微笑着摇了摇头。

她拿出一支飘在空中的铅笔递给我,就是三十年前我和她初见时大屏幕里失重的那支,她说:“喏,你拿去吧,就当它是我们相遇相知的纪念。我就不回去了,我还要留在这里,继续搜集资料,这些是我这么多年来的记录资料,你也拿去吧。”说着,她了我一个大箱子,失重的状态虽然使其悬浮,但我仍旧感觉沉甸甸的——这都是她的心血啊!

临别,我又一次拥抱了她,望着她坚毅的脸庞,我们两人的思想相结合,我在她的耳畔轻声呢喃草原上的风、小溪、花朵的笑语,还有月色轻柔的爱抚,她的脸上流淌着甜蜜的笑意……

天快亮了,我和她的脑海里浮现出真实灿烂的太阳,这一次,我们一起看到了草原的日出,这一次,她就在我身边,再也不会消失了。

因为,我和她的思想交融,无论相隔多远,她伟大高尚的精神一直与我同在!

现在啊,不管是多少年还是多远的距离,我离她都不会再远了……

【篇二:带上她的眼睛续写】

关欣

30年,地球这个星球在这30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地航技术日新月异,飞速发展。科学家成功攻克了飞船的设计密度和设计压力大于液态镍的难题,拥有了自由出入地核和的飞船。

回想30年前“落日6号”与地面失去联络的新闻轰动一时,而此时的我有幸作为“地航2号”的领航员,进入地心研究,尝试与“落日6号”对接并将其送回地球。进入地心的日子如期而至,受过长时间专业训练的我不慌不忙的穿上太空服,准备和战友出发。这次的主要任务就是对接“落日6号”上的小姑娘。前些日子“地航1号”已经成功进入地心并进行研究,但并没有仔细的寻找,也就没有发现“落日6号”的存在。我坐在飞船上,眉头微皱,虽然说“落日6号”的生命循环可运行50至80年,但在这里与地球断绝音讯的30年中发生什么便无人可知了。除了“落日6号”的领航员——那位小姑娘。

“滴——飞船已进入地心。”随之而来的是窗外炽热的岩浆在闪亮着,翻滚着,和一种难以想象的压抑感而这只能完全靠意识克服。不久后,我调试了过来。紧接着,我和战友们开始用事先准备的探测仪去寻找“落日6号”。

时间如流水般逝去,却迟迟没有听到有发现的消息。寻找的这些时间,仿佛是一个又一个世纪。我幻想着马上就能见到那个小姑娘,再次听到她唱的《月光》,听到她温和的声音……“领航员我们放弃吧,这……都找了这么长时间了……”同行的战友说道。“再找找……”我沉默了。

我是多么渴望再次见到小姑娘啊!“滴滴滴——滴滴滴——发现‘落日6号’。”我猛然一惊,赶忙驾驶飞船向发现地驶去。心中的欢喜与激动溢于言表。“对接成功——”我进入“落日6号”,一股热流袭面而来。很难想象小姑娘是怎样在这种环境下度过30个春秋岁月。我走到小姑娘的身边,原本的花容月貌经过这30年的岁月折磨变得成熟,苍老了许多。她躺在飞船中,手里紧紧握着一个厚厚的本子和一支铅笔。她用微弱的声音跟我说,这是她30年来对地心和飞船周围的记载,有很多重要的信息。说到这里,她闭上了眼睛,拿着本子的手松开了,再也……没有醒来。此时的我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对小姑娘她勇敢,为科学而献身的高贵精神感到深深的敬佩。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我们带着“落日6号”和小姑娘的遗体返回了地球。我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中,对着那个记载着小姑娘30年来生活和对地心研究的本子说道:“宇宙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篇三:带上她的眼睛续写】

杨宇晨

“砰……”我从床上猛地惊醒,急促且粗重的呼吸声在房间里回荡着。我黯然失神,背后冷汗涔涔。

这么多年来,我始终无法忘记她头顶那只打转的铅笔,她那句令人窒息的“我怕封闭……”与绵绵的《月光》纠缠在一起,同一头野兽撕咬着我的灵魂。

30年了……

而这天新闻媒体突然爆炸了——“地航二号”将与“落日六号”进行对接。主任找到我,很高兴地对我道:“小然啊,这次对接的领航员是你,把那姑娘带回来吧!”说最后一句话时,我明显看到主任的眼神黯淡了些许,随后他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我在原地愣了许久,随后是无比的畅快与期待。

“等回来了,我们一起去看草原啊!”

我原本是这么想的……

“地航二号”开始下潜。我看到炽热的岩染刺目的闪亮着,翻滚着,随着飞船的下潜,在船尾飞快地合拢起来,瞬间充满了飞船通过的空间。这让我产生了一种地面上的人难以想象的压抑感。很久,我隐约看到了“落日六号”的控制舱。

“开始对接……”

“对接完毕……”

对接很顺利,我欣喜若狂,心跳在脑中回响。我急忙飘过去,打开舱门。两声巨响,门,开了。顿然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映入眼帘的是“落日六号”中的她,她蜷缩在角落里,身边的设备与“地航二号”比起来,陈旧的令人发指。

她有些艰难地抬起头来,一幅有些苍老的面孔闯进我的视线。她的五官很清秀,只见她眼里满是不可思议,最后这惊奇在她依旧清澈的眸子里化为一团欣慰的,感动的,兴奋的光。

我没注意到她眼底闪过的失落。

她没有起身,苦笑了一下,说:“你终于来了,我好开心啊!”我看着她,立即道:“是啊,带上东西跟我们回去吧,我再带你去草原啊!”说完,向她伸出一只手。她向后退退,我有些不解,然而她说出的话却”如同晴天霹雳:“我?我不回去了……没法回去了……你就带着我的笔记……”话还没说完,我随行的检测机器人报告:“生命机能耗尽99%,生命机能耗尽99%,危险!”

我大惊失色:“不,你还有救,你快一点跟我走!”我的语气沾染着绝望,她摇头,磕眸说:“不了,你带着我的手记……走……走吧……”她的呼吸已不顺畅,我拼命扑向她:“不!你不许死,你还要跟我去看草原!”泪水像开了闸一样,止也止不住。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自己像胡闹的小孩。

她笑了,脸显得更苍白了:“对啊,我跟你一起去看草原,我……跟你……去……”

一瞬间,她手拿着本子飘走了……

呼吸停止了。

“不!”我嘶吼着,绝望笼罩了我的全身。

……

“砰!”我从床上猛地惊醒。窗外冷雨未停,满脸是泪痕。

我沉重地呼吸着……是梦吗?

我抬眼,一本旧旧的手记,静静的躺在床头……

【篇四:带上她的眼睛续写】

“喂--喂,呼叫总部,这里是地航二号,我们已与落日六号对接,请指示。”

“这里是总部,批准登船。”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我始终忘不了那身太空服,那个封闭窄小的控制舱,和那个带着微笑的乐观而孤独的女孩。而今天,我作为地航二号的领航员,我终于又看到了这艘无人操作的飞船。

我踏上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我看向窗外,那是她三年前不幸葬身的地方。虽然现在向外面看只有隔着飞船都能感觉到热的滚滚岩浆,但我却仿佛能看到她那可爱的脸庞。我至今都戴着那一副眼镜,这也算是对她的一点思念。

根据总部的指示,我拉开了飞船资料室内的折叠柜,里面是几百份的地心资料,其中包含了许多从地心岩浆中分解出的还未被发现的物质的性质说明。我又打开另一个柜子,里面是许多我在地心博物馆中从未见过的石头与化学元素的样本。这些样本恐怕都是她冒着生命危险采来的。后来我听说,她就是在采样本时被岩浆吞噬了。

终于,我运送完了这些她用命换来的资料与样本,然后断开了地航二号与落日六号的对接。

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地航二号开始返航。落日六号在岩浆中慢慢变得模糊,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非常清楚,失去了任何利用价值的落日六号,将会永远沉在地心中,成为我彻底的记忆。

回去后,我请了几天的假,再次回到了那个高山与草原的交接处,再次漫步在草原上,旁边是清凉的溪水,小花被微风吹得左摇右摆。我顺势躺了下来,看着天空中的那轮明月,脑中不禁飘过了那首轻柔的《月光》……

此时,另一个世界的你,能看得到吗?